关闭窗口郑强:豆油的套利和技术风险

郑强先生现任国际粮油贸易商托福国际集团大豆贸易部总经理,曾任中粮集团油脂部外盘交易员、国内油脂企业副总经理。常年从事大型粮油企业境内外套期保值操作,具有丰富的大型企业期货风险管理实战经验。熟悉CBOT和DCE粮油品种期货期权套保、趋势交易。在2012年11月17日北京大学经管学院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战略论坛》上郑强和大家分享了后期豆油的套利和技术风险等话题。

主持人:下面我们听听农产品的行情怎么样,特别想听听能不能把豆油包括豆油的套利和技术风险给大家讲解一下。

郑强: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托福和我们考试考的托福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一个欧洲大的原油贸易商,我们一年的贸易量有4000到4500万吨不等。另外我声明一下,我在这里说的观点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我公司的观点。

主持人:这个观点能不能讲得透彻一点了,我们现场可以结合实盘来看。

郑强:在座的各位基本上都自己做了。我讲一些大家没有做的。大家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面,整个豆油事实上已经突破了从08年12月份到现在的支撑线,这个支撑线总共下行了好几次。通过之前有一个红线打下去,现在是一个实质性的有效突破。请在这里画一个横线。我们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面经历了两次双底,一个是在这里一个是在这里,也就是说目前的市场是存在于两年的新低而且是一个非常大的双底,而且这里是一个跳空突破的缺口。大家可以看到在这里是一个突破的缺口,在本周四的时候市场曾经尝试过有这样的缺口,但受阻回落,而且本周四的高点也比较奇怪,正好是858点,也就是说双停的曲线,非常地巧合,月线图、周线图的大双底被一个日线图的跳空突破缺口所突破。我觉得在这个图形的时候只有一个概念想把这个区域放空,当然可能还会再回来。但总体的考虑,有了这个会看得更清楚一点,这个高点正好是在倒挂的,低点8580、8576非常地巧合。这样的话,至少1月份能够有跳空下跌振荡,大概跌了18美金左右,礼拜一开盘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跳空,这是第一种可能性。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性,把这个拉下来在这里振荡,事实上我们所关注的焦点这个缺口能不能堵上,如果缺口堵不上我们真正进入了新的一轮巡视的循环。

主持人:我们要给一点掌声,这种嘉宾是值得欢迎的。

郑强:大家都在想你还可以看到哪里,日线图,我们可以看到在日线图的中间,我们看到有好几个缺口,在这里的我放空的品种都比较少。然后这里有一个加速的缺口,然后行情再往下有一个新的行情的缺口,到这里是一个跳空突破的缺口,也就是说我们从缺口来看的话,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一波行情正处于一个跳空加剧突破的缺口的中间,如果按照缺口理论来说我们应该这里到这里再作出测量。

主持人:因为它已经跌下来很多了,以后怎么办?概率怎么样?

郑强:概率比较低,我说一下其他几个判断的依据。喜欢均线系统的人,大家都可以看到主力线,这个是全面发散。这里还要画一个线。按照刚才的说法,如果说不像我说的一样是笔直向下或者是振荡向下,再回来这个位置我们可以判断现在已经走过了三大危机,三大危机有可能结束了,如果这三大危机结束了,就可以看到主力线和均线相差的位置,本身循环是四年一波,04年、08年我们都经历了迅速下跌的过程,最近的是08年在5个月的时间里市场腰斩,04年是3个月,我们现在是17块8。市场从这个位置开始下来的时候是很清楚的,一二三四,这里是最后行情的点,这个缺口是我们新的一波行情的缺口,这个缺口是新的行情的突破缺口和加速缺口。这种情况下我们配合波浪理论上的判断,我们现在处于下跌的过程,但我们之前有一个判断的突破,这里有一个缺口而且是失败的,我们应该做什么?我觉得我来说唯一的概念是要放空,因为这种机会只有一次。

主持人:我们欧洲人就看着这个技术来做吗?

郑强:欧洲懂技术路线的人很少。

主持人:你的决策可以占多大的比例?

郑强:最少要占70%到80%的比重。因为关于基本面的话我想讲一下其实基本面能够做到很清晰的分析,但做基本面很痛苦。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09年的时候我看到了干旱,但那个时候价格是在9.4元,所以我义无反顾地做大豆,那时候价格是一路地下跌,干旱了两个月当时在3月份,价格还是在往下跌,从9.4元跌到8.2元。最后我忍不住砍仓了,可是最后涨到11块。最后所有人都跟我说真的是干旱,我说我知道。还有一个事情是刚刚发生的,刚才文老师说单产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大家感觉到美国农业部的报告好像是有一点虚假的成份,我们很多投资者都有疑问,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郑强: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因为在过去好几年的时间里,我们做油籽油料都对美国农业部不相信,都觉得他忽悠我们,不管是什么自然灾害,但美国农民一旦是卖完大豆以后,会把产量或者是单产往上调,像今年所发生的事情一样。对这件事我想有两个解释,第一个解释是:各国的这种报告都不可能百分百准确,比如我们国家一年要进口7000多万吨的粮油,在过去的几年里,第一是对玉米的产量高估了至少5000万吨。第二,过去几年累计对于国产的菜籽的产量最少高估了1000万吨以上。这个减产的情况大家都了解,比如说去年长江中下游菜籽的产量大概在600到650万吨左右。这是一个很靠谱的数字,我们各家收购的价格是跑不掉的。但是问题是我们的报告一直都把它放在1200万吨、1100万吨,为什么?因为我们需要进口大量的菜籽油。

主持人:它的报告还有没有值得参考的价值呢?

郑强:有很强的参考的价值,因为现在是整个市场里唯一的权威。怎么来做交易呢?尽可能地把你基本面的分析做得更专业一些,永远都不要认为你的基本面分析做得很好。比如说今年看天气的时候我不知道有没有关注到油籽料的市场,有没有看天气预报?你看的是哪里的天气预报?我们今天看的美国天气的模型主要有几个,但今年出现了一个很妖蛾子的事情,有两个模型今天说有雨、明天说没有雨,一天一变把人都搞疯掉了。所以这些报告只是一个参考,要想你的分析和决策更精准必须还要更实地的分析

(农产品期货网栏目联系电话:010-82101296转分机8050  岳老师
本期视频

 

嘉宾简介:
郑强:现任国际粮油贸易商托福国际集团 大豆贸易部总经理,
曾任中粮集团油脂部外盘交易员、国内油脂企业副总经理。常年从事大型粮油企业境内外套期保值操作,具有丰富的大型企业期货风险管理实战经验。熟悉CBOT和DCE粮油品种期货期权套保、趋势交易。专著有《操盘芝加哥》等,发表有《我在美豆崩盘中的实战操作》、《期权套保本身就是一场赌局?》、《与趋势交易者为敌:聚焦反趋势交易策略》、《什么比汽车折旧还快?期权价格!》、《完全套保不易实现》、《净头寸,期货风险控制的命门》、《期权 不可或缺的风险控制工具》、《从“金融鸦片”看期权投资》、《套保学费交得还不够?》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