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席大同:国际糖市状况与未来走势展望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内外盘的联动性越来越强,中国食糖也不例外。国内的食糖市场反馈到国际,对国际糖的市场也有影响。然而白糖期货在国内的期货市场一直被称为"妖糖",上涨和下跌的势头都非常迅猛。今天农产品期货网有幸请到国际食糖专家,曾历任中粮糖业公司副总经理和美国邦吉集团中国食糖贸易总代理的席大同先生来给我们分享一下2012年国际糖市状况与未来走势展望。
本期节目全部视频:

农产品期货网:感谢席总接受我们农产品期货网的访谈,请您和广大网友打声招呼。

席大同:各位农产品期货网的网友大家好!我是席大同,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

农产品期货网:今年国内期货市场白糖的行情比较低迷,主要是因为全球的食糖供应都比较过剩,首先请席总简要介绍国际食糖市场供应的情况情况。谢谢!

席大同:好的,感谢!2012/2013年度这个年度全球食糖供求关系还是过剩,全球食糖生产应该是1.77亿吨,消费应该在1.71亿吨,这两数字相减下,那么过剩在600万吨左右。从国内来讲,目前2012/2013年度产量生产估计在1400万吨,消费在1300到1350万吨,那么供大于求可能在50到100万吨。那么整个市场的低迷还是由于前期上两个榨季,首先进口量比较大,超过400万吨,那么造成国内的库存可能降低600万吨。整体来讲有生产面的、进口面的、有库存量大这些压力造成的糖价压力。

农产品期货网:那么我们看食糖外盘比较关注纽约的行情,纽约白糖期货价格20美分下半年能坚持住吗?在今年的郑商所的白糖期货会议上您表示糖价可能未来会阴跌,不会暴跌,最坏糖价可能会跌到16-18美分之间,请问席总您是如何做出这样的判断的?

席大同:好,我们看外盘是这样,纽约期货交易所是原糖,伦敦交易的是白糖,一般大家都是以原糖来谈糖的市场价格。那么糖是从过去两年走过牛市了,曾经过去两年四次破过30美分,那么后来就一路下跌了,下跌最低到18.8多,后来又涨到20美分左右,目前是在19--20之间徘徊。目前市场情况基本是这样,基金起到一定作用,因为基金传统来讲是做多的,它是多投滚动的,很少做空。今天基金做了一些空,这个量是比较大的。但是发现18美分跌的不是很多,那么把空投买回来,所以早在两周以前曾经市场涨过一段。这是一个原因,也就是在供求关系上没有变化还是供大于求,但是基金有所空买回,给市场一个支撑力。但是到了20美分左右今本破例2.04磅,大概20美分,那么开始砸回来,现在19美分出头吧。砸回来的原因主要是生产者,就是巴西生产者在做套期保值,做买方的套期保值,所以现在市场目前在19美分有点支持,20有点阻力。那么我个人预判就是谈到上次郑州白糖会议,我这么想,目前从巴西生产来讲还是不错的,气候还是不错的,所以概率生产还是增加的。现在市场唯一空前因素就是说,从甘蔗生产食糖和甘蔗生产乙醇这个比列调整。去年的话基本上就是48%多的糖,51%多乙醇。巴西鼓励绿色的燃料,巴西本身消费绿色燃料也是增加的,大家希望就是巴西的比例往下调,这样的话使糖生产减少,这是大家对市场的希望。但是最后究竟出多少比例,我想变化不会太大。那么这样的话在2013年3底4月初巴西中南部就降低了,如果那时候生产风调雨顺,生产好,不排除18美分往下的可能。

农产品期货网:好的,谢谢!下面我们在关注一下另外一个关键因素:生产成本,生产成本方面据您了解巴西食糖生产成本目前达到多少?您研究外糖这么多年请给我们国内食糖生产降低高额的成本支支招。

席大同:谈到巴西的生产成本,其实确切说是想知道巴西食糖的出口成本。因为它出口成本才对国际市场,对纽约盘有影响的。在巴西过去十年的食糖制糖一直在扩张,最开始建立糖厂成本是蛮低的,他物流走的低,因为靠近船港。但越往后建码头越远,离港口越远,成本高这是一个问题。另外随着当时巴西货币兑美元的汇率的升值,所以外资投资巴西制糖行业成本也是比较高的。所以每一个时期和每一个糖厂不是一样的,不是均衡的。这个跟汇率有关系,目前巴西货币兑美元有点低,在十年以后开始跌的很厉害,跌到2.09左右。那么他出口国家的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实际上对他的出口成本降低。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以前说新的巴西制糖厂成本20美分,那么现在可能是19或者18美分,我认为均衡来讲18美分。那么国内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国内糖不是一个出口糖的国家,出口糖的国家巴西、泰国、澳大利亚他们的生产效率比较高,榨机比较好,所以他们有这方面的优势,他们能够出口。我们国内没打算出口,所以我们成本,技术,供应都贵。只能说在这些管理费用上来减少成本,人工费用、土地费用要减下来是有难度的。所以国内的生产成本对外来讲还是永远保持,可能很难有跌。

农产品期货网:谢谢席总!那我们再来谈谈企业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话题,您曾介绍了进口的三种作价方式定死价、定升水、点价,借此机会请您再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三种方式各自的优缺点。

席大同:好的,我们不管做食糖也好,进口棉花大豆也好,你买现货它一定由期货加升水来组成的,当然还要加运费。如果抛开物流这一块的话,我们只谈市场价格,基本包括现货对期货的升水,还有期货本身。期货本身占的比例比较大,升水占的比例比较小。那么"定死价"的意思就是你在同一时刻把期货价格和升水价格一起绑定再出价格。另一种方法是先定升水,然后再定期货价格,这样的话有了判断,把两个价格抛开先做一部分,那一部分再做。先做升水后做期货,这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方式要有自己的期货公司配合,先做期货,锁定纽约盘,然后伺机再定制升水。实际上就是:一个合着做,两个分着做,两个分着做又分先做升水的,还是先做期货的,这三种方式都可以用,但是要调节,看什么情况用哪种比较合适。

农产品期货网:席总您研究国际食糖市场这么多年的今年来看,国外企业在套期保值策略上有哪些先进经验我们国内企业可以学习?你觉得我们国内企业做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主要误区在那里?

席大同:自从发明了期货市场,那么就给做现货的人提供了一个规避风险的工具。作为卖方,他主要担心市场下跌。所以进口方、买方主要担心市场的上涨,所以这样的话存在保值是两方面的。先从卖方,对于生产者生产的现货不管是糖、棉花也好,生产完了肯定担心市场下跌,那么进行保值。那么买方担心的就是市场上涨,那么他也要进行保值。保值本身是我们要研究一辈子的东西,我个人理解在现货上要多投,在期货上要空投这是概念。或者下现货上空投,在期货上相应多投。作为保障一个是要规避风险,一个是利润。实际上保值呢个人理解是要看情况,保值是一个很大的概念,那么有的情况你不保值,也是保值。向下的一个策略。你保百分之三十,后面的百分之七十或者保百分之五十也是保值的一个策略。或者百分之百都保,有多少现货你就做空多少,期货百分之百做,那么分层次、分程度、分量,那么设个是我们平时研究的成果,对于你的判断,先是不保值,还是保一部分,还是全部都保?这里边有很多因素,要根据你的判断。首先说保值不是完全按照书本多投现货,期货就完全空投,这要看实际情况。做了保值以后期货上就投存了,那么期货市场再上涨下跌对于本身保值投存是影响的。如果保值的方向跟你市场变化的方向是相对的,那么影响比较大。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从理论到实践还是要有很多东西融进去的。

农产品期货网:席总是外糖研究专家,想请教一下您我们如何更好的研究全球食糖市场的现状和未来趋势?主要看那些关键指标?

席大同:其实国内的期货也是按照他的方式来建立的,本身没有很大的区别。首先从一个版块来讲,一些研究重要的国家比如巴西,研究泰国。先是分版块,中国只有一个榨季,全球分很多榨季,包括巴西就有两个榨季,那么从纵向来讲,从不同国家生产消费情况、出口情况、进口情况。然后从时间来讲,一些国家在这段时间生产密度比较大的,在这个时间段是不是很多国家生产的密度比较大,在12个月里边要分,整个一年是过剩的,但是在毛利一两月可能是平衡的,甚至还是短缺,这是影响市场的振幅。也就是在一个下跌的市场当中也有可能一两个月是涨的,这就是供求关系局部和局部时间发生的变化,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不太注意每个期货预约分到期的时候它的交割情况,那我是比较注意这点。从交割的情况来看究竟有多少糖没有卖给消费者,是在盘面上交割。什么人交什么人拿,这样暴露了分析,另外就是看基金的持仓的情况。

农产品期货网:最后请您给我们总结一下您认为未来来看国际食糖期货市场看多和看空的因素主要有那些?

席大同:看多实际上有些时候像过去两年市场涨3美分以上实际上是期货。巴西多雨等自然灾害对农作物的冲击还是说到其中的。再就是各地关于生产方面,有些国家他可以生产糖,也可以生产其他的作物,那么就看性价比,这是国内看多因素。那么看空因素的话首先是供大于求,基本面,基金的走向,再看看出口国家在什么价位上需要做卖空保值,这是国内看空的点。市场跌了很多可以说看跌的可能性,因为现在已跌到20美分以下了,从30美分之上跌到20美分以下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我想完全做空的情况下也会谨慎,做多的人呢也认为时机还是不够成熟。所以食糖这段时间上涨的幅度不是很大的。

农产品期货网:好的,再次感谢席总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们分享这么多国际食糖市场状况及企业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等方面的经验,相信各位农产品期货网的网友一定能通过本期的节目对白糖期货的操作和套保、套利策略都能得到启发和帮助。那好我们本期节目就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栏目联系电话:010-82101296转分机8050  岳老师

 

嘉宾简介


席大同:著名国际农产品期货期权投资人及投资顾问,国际食糖市场专家,历任中粮糖业公司副总经理,法国苏克敦糖业集团中国食糖贸易总代理,英国泰莱糖业集团中国食糖贸易总代理,美国邦吉集团中国食糖贸易总代理和中国三家大型制糖集团顾问。布瑞克农业咨询公司高级顾问,2012年加盟布瑞克公司任总经济师一职。